印度的西藏地图:第十三张,一场以道歉收场的选举

天晋快讯:

潘美玲

从选后的记者会谈起

2016年我们见证了几场民主选举,例如在年初,我们台湾完成了总统与立法委员的选举,结果是再度政党轮替,民进党掌握了国会的多数席位。而到了年底,号称民主大国的美国,激烈的总统大选过程与令人意外的结果,更是吸引了全球的关注。而已经民主化的流亡藏人社会,也在今年的3月下旬,透过全球流亡藏人的直选,完成了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和西藏人民议会的选举,由当时现任的司政赢得连任,并选出45位议员。比较特别的是,这场选举之后,两位参选人:洛桑森格和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随即于4月7日共同在达兰萨拉举行记者会,除了呼吁选后大家要团结一致之外,主要是对于选举期间双方阵营为了胜选所从事的负面选举活动,使西藏社会产生分裂的伤害,向西藏社会大众表示遗憾与道歉,而让两位参选人为自己选举时的行为出来忏悔的力量,则是来自于一直守护西藏的涅冲护法神透过神谕的降神指示,促使两位司政参选人为道德沦落,公开向达赖喇嘛和藏人社区表达歉意。

在台湾历次大大小小的选举,我的印象中没有看过参选人,选后出来为了造成社会对立而忏悔,这次美国的总统也不乏各种猛烈的人身攻击,我们也没有看到川普和希拉蕊出来表现任何歉意,除了大选的辩论需要同台演出之外,两位美国总统参选人也不会在选后一起出来开记者会。惯常看到的民主选举之后的基本公式:胜选的一方会出来呼吁团结,败选者不管是否心甘情愿,至少会为了表现风度祝贺对方,但罕见参选人双方会共同出来,公开道歉自己在选举期间为求胜选而做出的行为,即使有的话,通常要到触犯到法律的红线,不得不认罪的等级才有可能。很确定的是,绝不会有人会承认自己的不道德,更不会是来自于神谕的指示。

两位候选人公开道歉的记者会。

从政教合一到一人一票的民主改革

1642年五世达赖喇嘛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之后,建立了西藏以政教合一的体制,达赖喇嘛既是宗教领袖,也掌握了政治的权力。而负责日常的行政事务的官员为噶伦,表示直接接受达赖喇嘛命令的大臣,由他们组成的西藏政府也就被称为噶厦,藏文的意义就是受命大臣之房,是西藏政府最高的机构。1959年第14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之后,西藏流亡政府的噶厦由一位首席噶伦被称为噶伦赤巴和不超过七位的噶伦组成,而噶伦赤巴就是政府的行政首长。

第14世达赖喇嘛认为过去传统的政教制度已经不合时宜,需要进行民主化的改革,于是先后成立西藏人民议会、最高法院、并将噶厦进行部会职能现代化改组。1991年制订流亡宪章,举行议会直选,2001年噶伦赤巴由流亡藏人进行直选,任期一届5年。2011年达赖喇嘛宣布主动放弃政治领袖的身份,完全退出政治的角色,从此终结了甘丹颇章政权的政教合一的制度。2012年西藏人民议会将噶伦赤巴的职位,修改为司政,就是政治领导人的意思。

西藏人民议会。

藏人将达赖喇嘛视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是西藏的宗教和精神领袖,也是西藏的政治最高权威,流亡西藏的政治民主化的改革,主要是达赖喇嘛个人的意志所促成的。因此达赖喇嘛要完全放弃个人政治权力的主张从1962年开始,历经了40年才完成。这段期间的改革包括噶厦人事由达赖喇嘛直接派任,噶伦赤巴由达赖喇嘛提名,人民议会选出,终于达到了由人民一人一票的直接选举的方式产生,但是流亡社会目前还无法如其他民主国家所具有的政党政治,以及由政党提名候选人的机制,因此流亡政府的选举制度采取两阶段的投票方式进行,第一阶段是预选,由全民提名候选人的名单,之后根据预选结果,并让被提名人有时间考虑是否接受推荐而参选,随后再举行第二阶段的选举,产生正式的结果。

2001年是第13届西藏人民议会选举,产生第一位人民直选的噶伦赤巴颡东仁波切,是藏人社会中德高望重的出家僧侣,2005年赢得连任,两次的得票率都高达八、九成以上,遥遥领先其他参选人。继任的噶伦赤巴以及第一位民选西藏司政桑森格是留美的哈佛法学博士,也是首位非佛教僧侣出身的西藏流亡政府领导者。这次选举是第16届,预选是在2015年10月18日举行,而在今年的3月20日则是决选。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约15万多人,初选注册的选民有88,326人,司政预选的结果,以当时现任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得到30,508票、得票率约66.71%;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获得10,732票,得票率只有23.47%;但决选时注册的选民增加到90,377人,投票率63%,最后洛桑森格获得33,875张票,得票率57.08%,边巴次仁得到24,864张票,41.89%。从两个阶段的票数变化,看到双方的票数在决选时的接近程度,这是过去历届选举没有出现的现象,选举竞争明显呈现白热化。

体验民主的众声喧哗

达赖喇嘛是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化的主要推手,当藏人开始听到达赖喇嘛民主改革的主张时的反应是惊吓、抗拒,百般的不愿意,无法想像没有达赖喇嘛领导的政府。由于达赖喇嘛坚持改革的决心,加上藏人也从印度的民主制度中见识到掌握选票的力量,才开始接受民主的政治型态。

我多年来数次拜访南印度藏人定居点,进行田野的时候,对于藏人定居点的每天数次,且长达数小时,甚至热季时,一天只有三餐一小时的时间,以及晚上12点之后,才会有电力供应的情况,印象非常深刻。大家的作息得依照电力供应的时间进行调整,而我通常得忙着帮笔电和录音笔充电。记得,又是一个停电的晚上,当我在Bylakuppe定居点内色拉寺的客房餐厅,在手电筒的微弱灯光下,忍不住向藏人朋友Tenzin发出我的疑问:这里是流亡藏人主要的聚居所在,又有佛寺成千上万名的僧侣,为何这么多年以来,都无法获得基本的电力供应,印度这几年经济已经长足的进步,为何这里停电的情况还越来越糟,难道不能去向相关单位争取吗?,Tenzin说,这里太偏远,印度的电力一向很吃紧,会优先照顾主要城镇的居民,经济越进步,这里更被牺牲,这个发展经济学式的观察,我可以理解,接下来,他说:但是离这里更偏远的哲蚌寺的电力供应却充裕很多,因为那里有许多来自于拉达克的出家喇嘛,他们不像我们是西藏流亡难民,他们属于印度的公民,拥有投票权,印度政府对于这些拥有选票的人就比较在乎。我们可以想像电力供应的问题牵涉到许多复杂的因素,以及印度政府的各种考量,但显然流亡藏人对于印度民主有深刻的体验,因此原本只是一个茶余饭后的抱怨,才会出现民主决定了黑夜的照明度的答案。

描述藏人一开始不知道何谓民主的漫画

,对比于东欧人民要求民主但领导人却听不懂。

而在今年的年初,我在藏历新年期间来到藏人社区进行田调时,随着第二阶段选举日期的接近,藏人聚会场合的主要话题就是司政参选人的八卦,有些人急切地向我陈诉为何绝不投给边巴次仁的各种理由或者应该说是罪状;但也有人向我表示,现任的司政洛桑森格的五年执政下来,政绩并不如期待,应该换人做做看。当时台湾才刚完成了总统大选,我则以过来人的身份,兴趣盎然地观察这些充满选举狂热聚会,对于各自支持的阵营态度以及批评对方的力道,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双方的支持者,在网路上面的笔战也是如火如荼地进行,例如为了回应对方阵营提出的为何洛桑森格不适合担任司政的十大理由,洛桑森格阵营也以为何边巴次仁不适合担任司政的十大理由加以反击,然而这些理由都是针对个人的行事风格,甚至健康问题上面进行人身攻击,而公共政策上面的讨论或辩论,尤其攸关流亡藏人最关切的西藏自由的议题,几乎在双方阵营谩骂的口水中淹没。更重要的是,流亡社会好不容易从西藏三区之间、以及不同教派的分别,才建立的共同一致为西藏共同的未来奋斗的团结力量,却因选举而相互分化对立。

这是道德问题!

对于我们经历过台湾各种层级的选举经验的人而言,民主选举过程的吵吵闹闹,为了胜选而不择手段的现象,或者说是乱象,其实也司空见惯,但我们的社会对于这些不当手段的恶感,除非进入司法程序,基本上都随着选举结束而退却。对流亡藏人而言,这场选举过程当中的各种人身攻击、甚至造谣抹黑,是过去从没有体验过的民主震撼教育,第一位选举产生的噶伦赤巴颡东仁波切,则以这次选举不符合藏人的伦理道德,以不投票来表示个人对这些行为的抵制,他表示:下一代的藏人必须知道,1959年之后如何在流亡延续西藏的命脉,是基于合作的原则,而不是恶性竞争。但是我们的竞争者却采用这样的方式,都不会得到任何益处。达赖喇嘛针对选举过程也表达不悦,在3月23日藏医历算学院一百周年的庆典中表示,我们社会中一些人,嘴上说道德,但做得却是另外一套,这些大家都要注意。

涅冲护法主要是接受达赖喇嘛及西藏政府咨询有关政教重大议决事项,这是西藏文化的传统。每当需要做出重大决策时,达赖喇嘛或嘎厦就会通过神谕也就是降神者,求护法神的指点。最为世人所知的是,在达赖喇嘛的两本自传中都有提到在1959年3月17日那天涅冲的神谕:快走!快走!今晚就走!,神谕同时清楚画出一张不是一般预期方向的出走路线图,于是达赖喇嘛当夜立即从拉萨出走。而在这次的司政选举之后,涅冲护法透过神谕指出选举期间,参选人及其支持者所属区域之间,出现了偏袒护短的现象,各种手段令达赖喇嘛尊者失望。于是,才有选后道歉的记者会:西藏司政参选人因社会道德沦丧向西藏精神领袖道歉:根据TibetPostInternational的报导,洛桑森格对竞选过程中出现了让民众失望的情况,表达了歉意。议长则表示等候接受尊者的接见,衷心恳地向尊者表达歉意。选举期间所发生的已经发生,是无法挽回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未来到底应该怎么做值得深思。两人都呼吁要抛弃成见,西藏内外必须团结一致,建立信任。

根据社会学家MaxWeber所提出三种支配的类型,当代的民主选举,所建立的是法理型的支配,而西藏流亡社会虽然从传统型支配迈向法理型支配,统治的正当性来源则延续从过去以达赖喇嘛为主所建立的圣王统治以及宗教上的道德权威,即使已经完成政教分离的民主改革,但并未减损对于政治领导人道德的高度期待,更重要的是,人在做天也在看,这场选后的记者会,正是最佳写照!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芭乐人类学印度的西藏地图:第十三张,一场以道歉收场的选举

芭乐人类学

原文链接:http://yingsheng365.com/ps/201702/5.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